枇杷岛上景深浅

春光不负

贴梗海棠,
很难想象,盛放的她,同山茶一般艳若胭脂。